篮球口诀
篮球口诀 裴书白对着公孙忆点了点头,师徒俩前后脚上了墙头,再低头下瞧,这院子里一切如常,毫无打斗痕迹,裴书白高兴道:“师父,这里没有四刹门的人。

” 不料话刚说完,公孙忆立马示意裴书白噤声,裴书白瞪大眼睛,不知道师父此举何故? 公孙忆小声说道:“这下面是赤云观的前院,也是出院门的必经之路,我们出去月余,马兄弟不可能一次院门都没出,这地上的积雪看起来像是好几天没人行走了,眼下赤云观表面上看一切如常,恐怕有埋伏。

” 裴书白闻言连忙低头瞧地上的雪,果然如师父所说,地上的积雪已深,想到刚来赤云观的那几天早上,马扎纸都是大清早起来便在院里扫雪,以他的习惯,不可能放着积雪好几天不管。

一念至此,裴书白一颗心砰砰直跳,公孙忆轻轻的摆了摆手,猫着腰在墙头上面潜行。

裴书白紧紧跟在公孙忆身后,二人来到了后院墙头之上,公孙忆见这后院也没人,当即轻轻落地,再三确认没有危险,才让裴书白跳了下来。

二人悄悄来的窗户下面,公孙忆轻轻将窗户抬了条缝,借着月光朝屋子里瞧去,这屋里被翻动的乱七八糟,哪还有马扎纸的半点影子,公孙忆一翻身进了屋子,抬窗翻身落地关窗一气呵成,竟没发出一点声音。

黑暗中公孙忆在屋内站定,除了咚咚的心跳之外,耳朵里再也没有其他一点声响,这赤云观里,恐怕是没人了。

公孙忆这才走到门边,将门打开让裴书白进来,借着月光找到了地上的烛台,随后取出火折子点亮。

这才看到屋内陈设。

外屋的炉火已然熄灭,冰凉的炉膛内还剩下一小截没燃尽的柴火,屋中桌子椅子碎了一地,盛放海松子的碗倒扣在地上,海松子被踩的稀碎。

最让人放心不下的,还是地上的斑斑血迹。

裴书白声音都在颤抖:“师父,不会有事的吧?他不会有事的,您说是吗?”公孙忆眉头紧锁,屋内俨然一副被人打砸过的痕迹,而且马扎纸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实在让人放心不下。

公孙忆没有回答裴书白的问题,反过来问道:“书白,你把极乐图放在什么地方了?” 裴书白道:“走之前我把锦囊和凤舞剑放在了神像背后的梁上。

” 在院外,公孙忆师徒二人还抱一丝希望,可屋内景象瞬间击溃那一丝侥幸。

裴书白没了主意,只得听师父安排。

公孙忆抬头去看横梁,那横梁之上吊着一人,饶是公孙忆这般镇定之声,乍看之下仍旧一怔,梁上悬着的是一个纸人。

可那纸人并不轻盈,悬在梁上的绳子崩的笔直,公孙忆心中已然猜出大半,连忙侧脸去瞧裴书白。

裴书白身子微微颤抖,自己当时被马扎纸藏进纸人,才救得自己一命,眼下看到梁上的纸人,心中一遍一遍的喊到:“这不是真的。

” 公孙忆轻叹一声,两脚点地一跃而起,小神锋寒光一闪,绳子啪的一声断作两截,公孙忆怀抱纸人翩然下落,触手处纸人分量不轻,这纸人中断然有人。

公孙忆将纸人轻轻放在地上,裴书白身子不由自主的往前挪动,直走到纸人处,裴书白泪水已经夺眶而出。

公孙忆轻轻划开纸人,果然里面是一具人尸,胸口处插了一柄断剑,剑柄正是裴书白祖母莫向婉的凤舞剑,公孙忆一眼瞧出剑柄,知道裴书白的极乐图残片和凤舞剑是放在一起的,此剑剑柄插在尸体之上,极乐图残片也一定被人拿走了。

裴书白哪还管的上极乐图,闭着眼撕开纸人的脸,纸人破开露出了里面尸体面目,裴书白不敢去看,却听公孙忆道:“是她!” 雪仙之变 裴书白听公孙忆言语中充满诧异,当即睁开眼睛,这才发现纸人中并不是马扎纸的尸身,而是雪仙阁护法顾念。

顾念面色酱紫,颈部一道勒痕已然发黑,双目圆睁,再往下四肢尽断,被人用铁钉衔接,虽是吊在梁上,但顾念并不是死于窒息,致命伤口在左胸,乍看之下是被断了半截的凤舞剑一剑刺进心脏,事实上是先被真气贯穿,继而被人用凤舞剑将胸口堵住。

公孙忆倒抽一口气:“顾念护法的武功实属强力,就算是身体有恙不敌,也不至于逃不脱,只能说敌人要么武功犹在顾念之上,要么高手云集,不然不会落得如此田地。

” 裴书白心情极为复杂,虽说这纸人中不是马扎纸,裴书白心里稍稍缓和一些,但死去的是顾念,虽然和自己只有一面之缘,但顾念婆婆言语温和,像自己的祖母一般,如此慈祥的人竟然死状极惨,一时间裴书白也伤心不已,再加上马扎纸现在生不见人死不见尸,爷爷临终前交给自己的极乐图残片也被人拿去,这些事哪一个能让人放心? 公孙忆定了定神,告诉自己千万别慌,如今这倒瓶山上千头万绪,可不能先乱了阵脚。

“裴家小鬼:你福大命大,两次寻你不得,我也不想再去费神,想见扎纸人的怂货,来雪山山顶。

顾念护法帮在下传信,希望你们代我谢谢他。

”文末留了一个死字。

公孙忆道:“看来四刹门死亦苦还是来了。

这魔头掳走了马扎纸,顾念身死恐怕也和他有关,他穿着你家的寒光宝甲,顾念护法的武功可以说废了大半,这样的对决顾念哪还有胜算?” 裴书白焦急道:“死亦苦那个魔头让我们上山,恐怕早就等着我们了,连顾念婆婆都死在他们手上了,师父,咱们有胜算吗?” 裴书白一听要上山,登时血气上涌,生不欢死亦苦屠了裴家满门,一想到这里裴书白身子竟颤抖起来。

之前裴书白手无缚鸡之力,如今有了惊蝉珠相助,还学会了无锋剑气,已然不是当时那个懵懂少年了。

公孙忆知道徒弟报仇心切,当即说道:“书白,此番上山我们只能智取,非到万不得已,千万别和他人交手。

”之后公孙忆再三交代了一番,师徒二人这才沿着南坡,奔着雪仙阁而去。

二人轻功疾行,只一会儿功夫,便能看到雪仙阁的楼宇,公孙忆和裴书白在绝壁之上的一棵古树上藏了身子,二人静静观察雪仙阁。

那四刹门弟子也不言语,看不出任何表情,雪仙阁这位女子哇啦哇啦说了一大通,这四刹门人只是微微点头。

雪仙阁女子见对方不冷不热,丝毫不敬重自己这个武林第一大帮的弟子,当即便要发怒。

四刹门弟子侧目看了眼面前的女子,一边嘴角一扬,满脸尽是嘲讽之色。

随后自顾自的向前走。

雪仙阁女弟子只得跟在后面,撅着嘴很不高兴。

二人一前一后来到断崖边,正要下山,一道寒光破空而至,朔的一声刺进四刹门弟子的喉咙,紧接着一位男子翩然落地,捂住四刹门弟子的嘴,四刹门弟子喉咙里咕噜咕噜冒着血泡,顷刻间便没了动静。

雪仙阁女弟子被眼前突如其来的一幕吓得花容失色,刚要喊人,一个少年抵住后腰,轻声道:“别动,别喊。

” 说完抬起一脚,将四刹门弟子的尸首踢下断崖,又拽着丁晓洋就往断崖下纵身一跃,丁晓洋武功不济,自己定定心心的屏气凝神,尚可以自行山下倒瓶山,但被人拽着往下跳,还真是头一次,一时间失去平衡,双腿在半空中乱蹬,尖叫声自上而下,裴书白跟在后面,被这尖叫刺的耳膜一阵难受。

直落在一处巨石之上,公孙忆稳稳站住,手上仍旧拽着丁晓洋,可丁晓洋脸色雪白,双腿软的像面条一般,站了几次都没能站住。

裴书白身子轻盈,稍晚一步落地。

公孙忆对着裴书白微微摇头,裴书白心领神会也不开口,用蟒牙抵着丁晓洋后背。

丁晓洋还未从惊恐中缓过神,冷不丁被这么一问,立即脱口而出:“是又怎么样?不是又怎么样?” 这雪仙阁的女子一脸惨白,已然噤若寒蝉,自己被对方擒住,又立在这巨石之上,上不得下不得又没地方逃。

又听对方将自己雪仙阁的事说的如此清楚,知道这些的少之又少,此人必定和雪仙阁有莫大的关联,本想着胡乱说些好话蒙混过关,面前这人当真不太好骗:“你是谁?你为何会知我雪仙阁的事?” 公孙忆笑了笑:“是我在问你,你还没资格问我。

你先回答我,顾念哪里去了?” 丁晓洋知道师父能当上阁主,全是因为顾念身亡,虽说顾念并不是直接死在师父手里,可终是逃不开干系,只得连连打岔:“我不知道顾护法哪里去了,之前她下山碰到了四刹门的恶人,后来顾念护法还让我们小心,之后我一直潜心修炼,没有太在意顾护法,况且顾护法何等尊贵?她去哪里我又怎会知道?” 公孙忆道:“你这姑娘好生厉害,我看你是存心骗我,方才被我刺死的人,是四刹门的吧,你为何会与四刹门的人走在一起?你切说与我听。

” 丁晓洋头皮一麻心中叫苦不迭,这人怎地什么都知道?怪不得一击便将四刹门的人杀了,如此一来,便说明此人和四刹门不共戴天,自己和四刹门的人便说话边走,哪里有半点敌对的意思?若是让对方知道自己是代表雪仙阁的信使,说不定立马便被对方扔下悬崖,可一时间又想不出话来应对。

公孙忆将丁晓洋松开,冷言道:“跟我进来。

”说完当先一人迈步进了观中,丁晓洋四处打量起来,想看看有没有机会逃脱,谁知后面那个少年又将利器顶着自己,只得乖乖跟着前行。

三人进到厅内,公孙忆大喝一声:“跪下!”丁晓洋一眼便瞧见地上顾念的尸首,虽然知道是师父设计害了顾护法,可没想到顾护法竟然死了?平日里自己虽然不太尊敬顾念,但顾念毕竟是雪仙阁护法,即便身死丁晓洋还是双膝一软,对着顾念跪了下去。

公孙忆对着跪在地上的丁晓洋说道:“你还有什么话说?” 丁晓洋将目光移到公孙忆身上:“我是真不知道为什么顾念护法会死在这里?这里是哪?” 公孙忆冷哼一声:“我看你是不死心,我实话说与你,我是雪仙阁顾念护法的师弟,陆凌雪阁主的关门弟子,今日我来此地,就是为了清理门户!你师父觊觎阁主之位,为了达成不目的不择手段,竟联合四刹门杀了我派护法,这一桩桩一件件你可参与了?!” 公孙忆声若洪钟,一声高过一声,丁晓洋哪还敢再耍小聪明,当即磕头捣蒜:“师叔师叔,我一点儿也没参与,顾护法身亡,我也很难过,可是你问我也没用啊,我是什么都不知情!” 公孙忆道:“你这丫头对你师父倒还挺忠心,你既然喊我一声师叔,念你是雪仙阁弟子,我可以饶你,但是你可不能骗我!” 丁晓洋还当自己示弱起了作用,眼泪立马流出来:“师叔,顾念护法是我师伯,她亡故了我也很难过,你问我什么只要我知道的,晓洋一定告诉你。

”边哭还边偷看公孙忆。

公孙忆哪能被这小伎俩骗到,轻轻开口说道:“那你把书信交出来,给我看看吧!” 智取信使 丁晓洋一听顿时冷汗直冒,眼前这人怎么什么都知道,满以为自己咬死什么都不知情,便可以囫囵过去,为何连送信这等事对方也一清二楚? 见丁晓洋迟迟不动,公孙忆眉头一皱:“怎么?方才还说只要知道的,就一定说,为何还不将书信拿出来?你就不怕师叔责罚?” 公孙忆心道:“父亲和雪仙阁阁主陆凌雪,当年都是五大高手之一,自己作为神锋无敌公孙烈的儿子,冒充一下陆凌雪的关门弟子,也没有唐突雪仙阁的地方,况且此举也是为了弄清楚顾念死因,于情于理都不算过分。

” 公孙忆厉声厉色,声音高了几分:“你这弟子!好没分寸,让你拿出书信你在这墨迹,难不成你之前全是骗我?勾结四刹门,残害本门护法,这些你准备全抗吗?” 丁晓洋再有小聪明,也抵不住公孙忆这般恩威并施,思想上已然动摇,支支吾吾道:“师叔,你说的是陆凌雪老阁主吗?” 丁晓洋有些动摇,只是还有顾虑:“师叔,您说的晓洋都懂,只是……”丁晓洋停了一停,心中十分纠结,许久没再开口,公孙忆也就一直盯着她的眼睛。

丁晓洋不敢面对公孙忆的眼神,低头说道:“若是被师父知道了,我也没命活。

” 公孙忆脑中飞转,站在那里思考方法。

忽然二人之间裴书白出现,手里捏着一颗药丸,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药丸塞进丁晓洋口中,丁晓洋一怔,咕噜一声将药丸咽下。

丁晓洋也不敢轻易将书信毁坏,她知道眼下只有这封书信可以和对方周旋,就看谁先沉不住气,可千想万想,没想到这个少年会给自己下药,当即慌了神:“你!你给我吃了什么?” 裴书白淡淡说道:“这个是从五仙教得来的剧毒丹药!这药服用之时,会感觉真气充盈,怎么样都使不完,但是到了时候若不服解药,定会真气散尽,最终力竭而亡。

” 丁晓洋听完,也觉察到一股真气油然而生,从来没想到自己会有这般磅礴的真气,可丁晓洋似乎对这股真气怕的要命,只道是裴书白给自己吃的毒药起了效果,竟哭了出来:“你混蛋!卑鄙小人!雪仙阁光明磊落,竟使出这般下三滥的勾当!” 丁晓洋一边骂一边哭,裴书白就是一副平淡的模样,不去理会丁晓洋,只等丁晓洋停了口,裴书白这才补上一句:“你越骂越动怒,真气散的越快,只会加速亡命。

你就尽管骂吧。

” 裴书白说完,丁晓洋立即住了口,生怕自己突然暴毙,眼中的泪却是忍不住,顺着眼角往下流。

公孙忆知道裴书白给丁晓洋服下的,根本不是什么剧毒之物,现在师徒俩身上除了百青丹,哪还有其他药丸?当即顺着裴书白的话往下说:“晓洋,你当真为了护着你师父,连自己的性命都不管不顾了吗?” 丁晓洋哭着说道:“我……我是不确定你到底是谁?你说是我师叔,你又没有凭证,若是将师父交代的事办砸了,将师父的书信交给了外人,就算你不杀我,我也没办法交差,到时候师父也不会放过我,当真被你们害死了。

” 公孙忆笑了笑:“原来你是怀疑我的身份,这个好办,你跟我来。

”说完当先一步出得院中,丁晓洋不知道公孙忆要做什么,只得跟着出了门。

公孙忆道:“咱们雪仙阁三派心法,冰雷火各有千秋,除了师父陆凌雪阁主能将三脉融会贯通,其他人即便是顾念护法,都只能学其一,这个你知道的?” 丁晓洋本就是雪仙阁寒冰一脉的弟子,这个自然明白:“嗯,这个我知道。

” 裴书白听完也好奇不已,师父实实在在的是神锋后人,哪会雪仙阁的功夫?可看师父胸有成竹的模样,说不定真能出奇招。

公孙忆抬起手来,将右手一扬,一道雪束冲着院墙就是一击,雪束即将撞在院墙之前,公孙忆手腕一翻,口中喝到:“雪仙花。

”雪束应声而碎,瞬间无数雪块将院墙击出许多坑洞。

原来,公孙忆在先一步出门前,就抓了一大团雪藏在手中,利用手心的热量,将雪捏成冰,所以根本没有冰刺的外形,顶多算是一个条形的冰块,所以公孙忆出手之时,无比迅捷,待到冰块快要击中院墙时,又使出悬锋式的指法,用真气将冰块击碎,最后将院墙打的千疮百孔的,根本不是雪块,实实在在的是自己的无锋剑气。

再加上之前顾念和赤云道人过招时,公孙忆记得雪仙花这一招,便大声喊出名字混淆视听。

丁晓洋哪能看出这里面的门道,满眼都是公孙忆使出寒冰心法中雪仙花的武功,这都是修习十几年才会的功夫,当即对公孙忆雪仙阁的身份深信不疑。

其实若是丁晓洋再让公孙忆使出别的,公孙忆立马就会露馅,只是丁晓洋顾着讨解药,也不再出言试探:“师叔,您果真是咱们雪仙阁的人,之前是晓洋失礼了,望师叔大人不计小人过,原谅晓洋。

”再抬头时,丁晓洋一脸委屈,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

丁晓洋道:“晓洋今后一定听师叔的,师叔喊我向东,晓洋不会往西,唯师叔马首是瞻!” 公孙忆听完也作出欣慰模样:“晓洋,你能幡然悔悟,这很好,师叔答应你,我回禀师父时,一定将你大义灭亲之事好好说说。

” 裴书白知道丁晓洋吃下的是百青丹,这百青丹本就是海松子炼化的良药,根本不是毒药,又何来解药可言,一时间没了主意。

公孙忆早就料到丁晓洋会讨解药,便跟丁晓洋说道:“晓洋别急,这毒药虽然凶险,但解药在师叔这里,这就给你。

” -篮球口诀欢迎你!

本文来源:http://www.aiyayasp.com
本文作者:DC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