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神今晚一注双色球
财神今晚一注双色球 丁晓洋闻言大为震惊,瞪着眼睛看着裴书白:“他,他!他是裴家后人?” 雪夜上山 裴书白笑了笑:“不错,我就是裴无极的孙子,裴家后人裴书白,死亦苦那个魔头夺去的,正是我家保存的极乐图残片。

” 公孙忆不等丁晓洋张开的嘴合上,又接言说道:“晓洋,我真实身份也不是你的师叔,虽然辈分上你喊我师叔,倒不是占你便宜,但我不是陆凌雪阁主的徒弟,如今她在哪里我也不知。

” 丁晓洋自己把事情的本末复述了一遍,自己其实也好好捋了捋思路,其实已然想到这个男孩是裴家后人,但真等对方承认了,自己还是有些惊讶,又听公孙忆说不是自己本门师叔,于是便问道:“哪你是谁?” 丁晓洋连忙道:“你是神锋无敌公孙烈的后人?” 公孙忆笑了笑:“正是,眼下不是在这寒暄的时候,晓洋,我之前大多话都是诈你,但你服下的丹药可是货真价实,如今知道你一心一意跟着我,我自然是不会亏了你,解药我这就给你,但是你也得一天一剂,切莫心急一把吃光,这样反而有害。

” 公孙忆已然准备好松塔壳捏成的粉末,找了一个小瓶子装了,递给丁晓洋,倒不是公孙忆还有意骗她,此时提到毒药一事,一来提醒丁晓洋要忠心不二,二来对于刚认识不久的丁晓洋,也好有个控制。

丁晓洋结果解药心中百味杂陈,自己自恃聪明伶俐,没曾想今日处处被动,被公孙忆骗得团团转,不仅把所有的事情都跟他说了,而且今后还得听他的,不过转念一想,这公孙忆毕竟也是名门之后,轮江湖地位,虽然现在公孙家在武林中已然销声匿迹,但武功底蕴眼界材质,眼前这个中年男子无一不是顶尖直流,跟着他说不定也不错,想到这里丁晓洋反倒有些释怀,对着公孙忆道:“那你说,接下来该怎么办?” 公孙忆想了想道:“既然安排你送信,你若是迟了也不好,所以现在你还是继续往四刹门走,将书信送到病公子和老头子那里,毕竟这是顾念护法布的局,顾念护法已然仙去,便由我们继续下去吧。

” 丁晓洋点点头,接着又摇摇头:“行倒是行,但是去四刹门的路途遥远,先前有四刹门的弟子陪同,可你把他杀了,去时两个人,回去一个人,岂不是让死亦苦疑心?” 丁晓洋将信将疑,毕竟把自己的命如此稀里糊涂的交到别人手上,说不担心那是假的,但听公孙忆说的如此斩钉截铁,便没再往下多言。

细细问了解药的用量,又算了算来去四刹门的时间,这才和公孙忆与裴书白道了别,裴书白见丁晓洋已然从崖边跃下,这才对公孙忆说道:“师父,你就不怕她半路折返上山通风报信吗?” 公孙忆道:“不会的,这丫头挺聪明,心里已然有了计较,通风报信对她来说百害而无一利,她断然不会的。

” “那她要是不想掺和这事了,半路找个地方藏起来,再也不露面,那该怎么办?” 裴书白似懂非懂,可见师父如此自信,当下便不再多言。

公孙忆看了看地上的顾念尸身,心里泛起一股惆怅:“赤云观夜谈,还没好好聊聊,如今阴阳两隔,顾念护法以命保得雪仙阁周全,又将眼光放得如此长远,其良苦用心真是常人无法想象的,我俩把顾护法安葬了吧。

” 裴书白点了点头,当即和师父一起动手,公孙忆将顾念的尸身背了,往古松林走去,裴书白在身后慢慢跟着,师徒俩不一会便来到古松林,师徒俩都没开口,将顾念葬在古松林中最大的一棵古松树下。

公孙忆缓了口气,轻轻对裴书白说道:“武林中又少了一个德行兼备的高手。

”裴书白虽然只见了顾念一面,但顾念温柔可亲的模样让裴书白觉得很亲近,当下也没了言语。

公孙忆和裴书白师徒俩在古松林站了一会,公孙忆道:“顾念护法,你好生歇着吧,四刹门的账,我公孙忆一起找他们算!”说完便带着裴书白直接上山。

半路上公孙忆交代裴书白,到了山顶雪仙阁之后,一切都要听从师父安排,裴书白当即记在心里,一想到杀自己爷爷奶奶,逼死娘亲婶婶的死亦苦就在这倒瓶山山顶,裴书白恨的牙痒痒。

公孙忆默默拍了拍裴书白的头,心里不禁担忧起来。

虽然已经开春,但倒瓶山上仍旧下起了雪,雪越下越大,公孙忆和裴书白身上落了一层雪,终是上得了山顶。

公孙忆悄悄看了看四周,雪仙阁除了几个放哨的弟子,屋外便再无他人,公孙忆并没有着急出现,和裴书白二人藏在一间屋后,生怕有暗桩潜伏,当下又仔仔细细的观瞧了一番。

再三确定无人发觉之后,公孙忆带着裴书白,在雪夜掩护之下,悄悄潜入了雪仙阁最高的一栋建筑。

二人翻窗而入,悄悄落地,公孙忆当即观瞧,这屋子是一间偏室,屋内芬芳袭人,想来是一姑娘的闺房,裴书白自打上山便一言不发,只紧紧跟着师父,此时进到屋中,仍旧是亦步亦趋。

公孙忆轻轻说道:“书白,这也巧了,我猜这屋子有可能是丁晓洋的房间,你闻这屋中香气,和那丁晓洋身上的气味无二。

” 裴书白点了点头,心里暗赞师父心细,自己半点没对丁晓洋身上有什么味道注意过。

公孙忆将窗户挑了一个缝隙,看到楼梯在廊道尽头,可廊道之上有雪仙阁弟子值守,公孙忆倒不是怕雪仙阁弟子发现,但雪仙阁弟子若是不明就里,发现自己以后立马示警,到时候引来四刹门的人当真是麻烦,所以公孙忆只得先将值守的雪仙阁弟子放倒。

公孙忆回身瞧瞧对裴书白说道:“书白,你且在这屋中呆着,莫要出门,等我解决走廊上的三名弟子,你再跟着我。

” 不等裴书白答话,公孙忆一闪身从窗户翻出,之后轻轻拖着窗框慢慢放下,没发出一点声音,此时一名弟子恰好背过身,并没有瞧见公孙忆。

公孙忆落地之后,使出一招壁虎游墙,将真气灌注四肢,当即便像一只大壁虎一般,自墙边一游而上,接着手脚一撑,稳稳得贴在廊道顶。

正好那名弟子回身,丝毫没有察觉廊道上有异状。

公孙忆屏息凝神,廊道之上弟子走一步,公孙忆便在廊道顶端挪一步,与弟子齐平,只等这弟子一个转身,公孙忆双脚勾出横檐,身子自然垂下,双手慢慢贴到弟子脑后,心中默念“得罪了,”当即一个掌刀劈在雪仙阁放哨弟子后颈,力道恰到好处,雪仙阁弟子吭都没吭一声,身子一软便倒在地上,公孙忆迅速回身,继续贴在廊道顶上。

公孙忆轻轻跳了下来,放眼一瞧,这廊道上的两名巡逻弟子已然解决,剩下的就是楼梯折角的那名弟子了。

当即对着裴书白藏身的房间一摆手,裴书白便跟了上来。

师徒俩猫着腰来到楼梯口,公孙忆将身上残留的落雪收集起来,捏成一个雪球,瞅准时机对着楼梯上的弟子扔去,那弟子正好回头,一个雪球不偏不倚直砸面门,当即两眼一黑瘫倒在地,公孙忆和裴书白当即上楼,公孙忆还生怕力道重了将这名弟子失手砸死,路过之时伸手探了探鼻息,知道只是晕了过去便稍稍放下心来。

公孙忆和裴书白来到二楼,看到这一层并无一人值守,当即快步通过廊道,来到二层楼梯处,忽然听得有人低语,便稳住身形,竖耳去听。

公孙忆不能再从楼梯往上走,当即环顾一下四周,这雪仙阁主楼是一塔楼结构的建筑,每层六面六间房间,房外是一环形廊道,首尾相顾,廊道之外便是自上而下的悬空地,一眼便可自上而下的放眼整个塔楼内部,这就给了公孙忆往上的空间。

公孙忆轻轻一跃,双手便握住上一层的廊道扶栏底边,慢慢移动到两名弟子说话的地方,当即双手使劲猛地一撑,突然窜至两名女弟子面前,那俩女弟子正在聊衣服的花色样式,说到眉飞色舞兴奋之时,突然眼前窜出一个人形,当即惊得连喊都忘记,公孙忆笑了一下:“对不住了,”当即一手一个,将两名弟子口鼻捂住。

那名女弟子听完公孙忆的话,又是连连点头,心中一阵窃喜,还好自己没喊,省的挨了那一下,再看另一名捂着喉咙晕过去的弟子,自己一阵庆幸:“我这就告诉你我们阁主的房间,你跟我来。

” 顾念的遗愿 公孙忆走到案牍旁坐定,拿起桌上一只毛笔,轻轻说道:“若是真心与四刹门联盟,那就大可以去告知死亦苦那个魔头我在这里,那在下便以死相博,拼了性命也要救得顾宁和马大哥,若是有自己的打算,咱们倒可以细细谈一谈。

”、 公孙忆道:“早些时候,贵派丁晓洋作为信使,被在下截住,我杀了那四刹门的弟子,之后与丁晓洋好好谈了谈,知道了这些天雪仙阁内发生的事情,在下直截了当不绕弯子,我与顾念护法先前见过一次,深知她的为人,如今她惨死,在下实在不能不管。

” 公孙忆道:“这便和我猜想的差不多,死亦苦明里和你结盟,暗地里在书信上面动了手脚,只是不知这两指是何意?若是算计雪仙阁,还真要早做打算。

” 公孙忆摇摇头:“这个大可不必担心,不管真图假图,死亦苦现在还不清楚,在他们拿到这最后一张图之前,他们不会为难丁晓洋的。

” 公孙忆笑了笑:“这样东西,你们雪仙阁还真没有。

” 裴书白不知道师父此言何意,但此时知道死亦苦就在附近,心里满是怒火,竟无一星半点恐惧的感觉,当即摇了摇头。

公孙忆说道:“好,那你信师父吗?” 裴书白正色道:“师父对我如再生父母,我这一身本事全是师父 传授,师父的话,书白信!” 公孙忆指了指裴书白,轻轻的说了句:“他。

” 新账旧账 裴书白若有所思,喃喃道:“老天爷吗?老天爷若是真开了眼,也不会让裴家有这样的结果,倒瓶村里那些无辜的百姓,又怎么会一夜惨死?” 公孙忆笑了笑,交代裴书白稍作休息,师徒二人各自服用了百青丹,等到正午时分,再次上山。

与昨夜悄悄上山不同,此番再登雪仙阁,公孙忆极为高调,直接从崖边一飞冲天,落地之后直接大吼:“四刹门的孽畜!给我出来!” 公孙忆铆足真气大喊,声若洪钟,整个山顶顿时响彻叫喊之声,一大片一大片的雪,被震的从树冠之上落下,一排排房屋都跟着抖了几抖。

裴书白眼神死死盯着前方,丝毫不为师父的话所动,公孙忆还要交代,不料死亦苦也带着四刹门的弟子走上前来。

一见面死亦苦便笑道:“千等万等,可把你这小鬼等来了,可让我一顿好找,这下说什么也不能让你这小鬼跑了。

” 裴书白盯着死亦苦,脑中一直浮现家人惨死的模样,一时间连呼吸都变的急促,公孙忆见状连忙将手轻轻放在裴书白肩头,轻轻拍了拍。

裴书白便知道师父让自己镇定,于是便调起内息不去搭理死亦苦。

公孙忆接过话头:“死亦苦,别来无恙啊。

” 死亦苦这才细细的大量起公孙忆,眼前这男子好生面熟,看了一会这才恍然打虎,继而说道:“我当是谁?原来是公孙家的丧家之犬,就是你把这小鬼藏起来的?” 公孙忆不着急拿出小神锋,而是双手负在背后道:“死亦苦,当年你们四刹为夺我家极乐图残片,将我打成重伤,这笔账今天一道算一算吧?” 死亦苦见公孙忆如此闲庭信步,倒也不着急动手,想着就一个公孙忆带着一个裴书白,纵使雪仙阁的人不插手,四刹门的人也能料理了这两个人,当即便道:“哦?你想怎么算?当年被打的如丧家之犬,苟且得了一条命,还不好好珍惜,倒上杆子来送死?” 公孙忆不去理会死亦苦的讥讽,连连说道:“这笔账,这么算,第一,我记得清楚,当年你打了我三个耳光,我如今要还回来,第二,交还裴家的极乐图残片,第三,去给顾念跪下磕三个响头。

这三样都做了,今天我就饶你一命,死亦苦,你意下如何?” 死亦苦哈哈狂笑:“莫不是你公孙忆没睡醒吗?大中午的在这说梦话,那我也有三样,第一,再让我扇几个耳光,第二,把裴家小鬼交出来,第三,去给顾念陪葬吧!” 话音未落,死亦苦突然发难,佝偻傀儡不知道何时悄悄立在公孙忆身后,只见死亦苦手指轻勾,佝偻傀儡一顿怪响,奔着公孙忆后背就冲,公孙忆正要抵挡,不料死亦苦在面前化掌为指,一道浑天指夺面而来,公孙忆不慌不忙,也是一指,无锋剑气撞上浑天指,二者在空中交汇,顿时半空中轰的一声,两股真气对冲炸将开来,公孙忆挡住浑天指,瞬间调转身形,双足轻点凌空跃起,对着佝偻傀儡的头连踹两脚,佝偻傀儡一招扑空,回到死亦苦身旁。

死亦苦停了手,笑了笑:“这么多年没见,你这丧家犬武功见长嘛,而今想打你耳光到不容易了,今日我非要再打你的脸!” 公孙忆也不废话,趁着死亦苦说话的当口,拿出小神锋横握在手,将真气在神锋锋刃充盈,顿时小神锋暴涨,对着死亦苦胸前就刺,死亦苦一眼便知公孙忆手中的武器,是小神锋,当年公孙烈被人称作“神锋无敌,”一来是无锋剑气威力雄浑,二来就是这小神锋无比锋利,所以眼下死亦苦虽然穿着寒光宝甲,但这宝甲到底能不能挡得住,心里着实没底,当即大喝一声“散开”,自己当先跃地而起,四刹门弟子听令四散。

死亦苦一闪身,立即操控傀儡去攻公孙忆,公孙忆操起小神锋横着一划,佝偻傀儡身上当的一声,便被小神锋划了一道白痕,死亦苦心道,这佝偻傀儡乃是玄铁所制,又在病公子提炼之下坚硬无比,往日身经百战,未曾留下一道印痕,不料就遭小神锋轻轻一划,当即便留下印子,可见这小神锋锋利如斯。

公孙忆哪管死亦苦心中所想,当即反握变正握,兜头就向佝偻傀儡斩去,死亦苦不忍见佝偻傀儡就此被一刀斩断,当即操控真气,拽回佝偻傀儡,继而双手十指连弹,一时间浑天指赤色真气破空袭来,公孙忆大喝一声,将小神锋抛向半空,也是十指连弹,无锋剑气直奔小神锋锋刃,小神锋在半空中快速旋动,将无锋剑气折射而下,一时间白色的无锋剑气便如雨下,顷刻间盖住赤色浑天指,悬锋式覆盖越来越大,死亦苦只得连连后退,心中也是气急,先前出招实属托大,还道这公孙忆与往昔无二,没曾想武功竟进境飞速。

-财神今晚一注双色球欢迎你!

本文来源:http://www.aiyayasp.com
本文作者:DC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