负盈利打偏
负盈利打偏 蒙着面的活人! “有妖怪!” 她指着后面的大眼怪,躲到了那人的身后。

“呵呵。

”那人轻笑。

只见他对大眼怪们挥了挥手,那些恐怖的眼球就毫不犹豫地退了下去,很快消失在了黑暗里。

“璎珞,你怎么在这?” 温柔,熟悉的声音。

璎珞探出头来,伸手去拉那人蒙面的布。

赵子玉! “学长!”她喊道。

“学长,这里到底是哪里!” 她也顾不得赵子玉到底是敌是友了,毕竟这里她人生地不熟,只要有人能说说话就很好了。

“我怎么会在这?” “呵呵,我才要问你呢,你怎么不上学跑这里来了。

” “上学?” 那似乎是很遥远的事情了。

“学长,你又是怎么会在这里的?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 “这里好恐怖,我刚才看到有人在吃人肉!” 她叽叽喳喳地说道,完全没有注意到赵子玉的表情。

他微微地露出了笑容,没有惊讶也没有恐惧。

“没关系的,璎珞,有我在,没人能伤害你。

” “你想不想见见阿染?”他问。

“阿染也在这里?” “阿染的身体已经恢复了吗?”她急急地问。

“恩,我带你去见他吧。

” 他柔声道,似乎含着些蛊惑的意味。

璎珞刚要答应下来,却突然一个激灵,想起了那些不怎么妙的回忆。

现在的阿染,还是原来的阿染吗? “阿染,他还记得我吗?”她犹豫道。

“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还记得他。

” 赵子玉笑道。

“他是你最重要的回忆,不是吗?” “如果再也不能见到他,你会多伤心啊。

” “现在就是一个好机会,你能见到阿染了,还能和他说话。

” “他曾对我说,这世上他什么都不想要,只想要看到你的笑脸,他就心满意足了。

” “说起来,我也好久没见你笑了。

” 他伸手在她长发上拂过,张开手掌,一片枯黄的叶子赫然出现在他手心。

“谢谢你,学长。

”璎珞傻傻道。

她心念电转,这里根本没有树,哪里来的树叶。

这不是真的,这一切都不是真的! 赵子玉也不是,所有的一切只是她的回忆。

她撒开腿,转身就跑。

身后传来赵子玉阴恻恻的笑声。

“哼哼哼,来了鬼门还想跑……” “天真……” 呼呼的风声在她耳边。

有风。

那说明她并不是在结界里。

她是在做梦吗? 这个梦也太真实了吧。

一定是做梦! 她跑了这半天,竟然脸不红气不喘,一点都不累。

首先确定是在做梦,然后以这个为基点,好好地想一下,要怎么回到现实! 谢大哥说过的,遇到事情不要逃避也不要慌乱,要先思考。

赵子玉一定不是她幻化出来的,人肉也不是,大眼怪也不是,这都是之前她从来没见过的东西,而她也有很久都没有想起赵子玉这个人了。

人是不可能想象出自己没有见过的东西的! 这是谁要给她看的梦境吗? 谢道之刚遇到她时曾说过的话又浮现在了她的心头。

“若是你梦到了自己在现实世界中从来没有到过的地方,从来没有见过的东西,那多半是因为受到了别人的梦的干扰。

” “越是修为低的人,越是容易被干扰。

” 这是别人的梦境。

可是谁是这梦境的主人呢? 这个地方,是真实存在的吗? 她忍不住停住脚步回头一看,已经没有了赵子玉的身影,那些大眼怪们也都消失了,又回到了最初的一片寂静。

可是,都已经过了这么久了,天怎么还不亮? 这里是没有白天的吗? “呵呵呵,小姑娘,你怎么一个人在这?” 一个慈祥的声音在她身后倏然响起。

她一惊,连忙转身退开几步。

却见说话的是一个慈眉善目的老婆婆,她怀里揣着一个小篮子,一手牵着一只温顺的小狗,看上去倒像是小区里一早出门买菜的爷爷奶奶。

“您好。

”她忙上前有礼貌地问道“奶奶,请问您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 “此处是我家。

”那老婆婆说道。

“这是什么城市?叫什么名字呢?”璎珞又问道。

“呵呵呵,此地当然是鬼门了,不然哪里还有这么好的天气。

” 她指了指阴暗的天空,不见天日的乌云蔽日,地上也满满的都是蔓延的黑雾。

神特么好天气。

璎珞心生警惕,随口问道“您这大晚上的,是出来找吃的吗?” “哈哈哈,你这小姑娘可真聪明。

” “我这可不是出来找吃的么!” 她双手突然暴长,一下子伸了出来抓向璎珞。

“你一大早踩在人家家里,太失礼了,作为补偿,就把你自己给我吃了吧,哈哈哈!” 璎珞猛地跳开,这才发现这一片土地之上,有一个小山包,上面似乎还有一座墓碑。

她还真是踩到别人家了。

哎哟,继续跑吧。

她没办法,只能继续逃命。

很快她身后跟着的人不止那老婆婆一人,竟是牛鬼蛇神都出动了,可见这里活人实在是太少了,不够他们吃啊…… 喂喂,现在不是帮他们担心口粮的时候吧! “快披上斗篷!”有人在她耳边说道。

“谁?”她脚步不停,心中大惊。

“在这里不能说自己的名字,不然会被鬼王听见。

” 熟悉的声音,她转头,看见了一只美丽的采鸟。

“司采姐姐?”她问道。

“都叫你不要说名字了!”司采怒道。

“你快披上斗篷!” 璎珞这才发现,自己的腰间扎着一块黑色的布。

这就是斗篷么。

她连忙将它解了下来,披在了身上。

“把头蒙上!笨蛋!” 司采简直是恨铁不成钢。

璎珞连忙依言把自己的头蒙了进去。

只见身后的老婆婆和老爷爷,男男女女以及全是骨架的骷髅们都一下子停住了脚步,疑惑地东张西望起来。

似乎是失去了目标。

原来只要蒙在斗篷里就可以了,太好了。

怪不得刚才赵子玉也是严严实实从头蒙到脚。

“谢谢你,司……姐姐。

” 璎珞总算能停下来喘口气了。

“我得走了,你赶紧想办法离开这里,不然……” 司采拍拍翅膀飞走了,最后的一句话,璎珞没听见。

梦(三) 璎珞有了斗篷的掩护,一下子心定了不少。

她顺着小路慢慢地往回走去,方才那个地方应该是个镇子,而不像这里是荒郊野外。

她可不想再踩到别人家了。

那些空荡荡的露天商铺开始慢慢有了人迹,也不能说完全是人……有些铺子前是蒙着斗篷的人类,而有些则就一言难尽,什么活动的骷髅,鬼影,怪物,不一而足。

不过这还的确是个集市。

虽然香味扑鼻,璎珞却也不敢再造次了。

就算不是人肉,也不会是什么好东西的。

不过这个市场并不单单卖吃的。

她见有些人放出来的商品十分普通,就是简简单单的镜子,梳子什么的。

而有的商品她根本看不懂是什么。

比如这个摊位全是瓶瓶罐罐,说是化妆品也不像。

摆摊的是个穿着斗篷的男子,密密地蒙住了脸,只有一双眼睛咕溜溜地转动着,给人十分狡猾的感觉。

他看见璎珞在打量他的摊子,忙唤道“美女,过来看看吧,上好的鲛人泪,纯正鹤顶红萃取液,还有断肠草,雷公藤,都是精粹的,百分百原汁原味,保证一滴见效,若是不见效,我给你当马骑。

” “噗!” 虽然他卖的东西很惊悚,不过这个人可真有趣。

璎珞忍不住笑了出来。

她摇头道“我不要,我用不上。

” 此人话可真多。

璎珞后悔搭理他了,她摇头,转身就走。

“站住!”那人喝道。

做这商贩的最擅长就是察言观色,这女子虽然身着斗篷,却一脸好奇之色,早就引起了他的注意,此时又对他避之不及,跟让他确定了这女子有问题。

“你不是这里的人,你是活人!”他喊道。

璎珞一惊,脸色已然煞白,夺路就走。

“快抓住她!这里有活人!”他大喊。

原本这集市的人就越来越多了,一下子全都聚拢了来,把璎珞团团围住。

“你是什么人?” 她被抓到一个蒙斗篷的男子面前问话,那人似乎也算是个小头目。

“你是怎么进入鬼门的?” 他问道。

这还是第一次遇到有凡人混进鬼门来的,凡人不是对鬼门避之不及吗? “我……”她说不出话来,一脸惊恐。

“大人,怎么办?”周围的人纷纷问道。

“罢了,你们都散去吧,我带她去见鬼王,交给鬼王处置。

” 他犹豫了一下说道。

众人失望地舔了舔嘴唇,收起差点流下来的口水,郁闷地作鸟兽散。

“说吧,你究竟是怎么进来的?”他问。

“我不知道。

”璎珞的声音都带着哭腔。

天晓得她怎么来的,这不是只是个梦么? “我就是睡着了,就来了。

” 她犹豫了一下,只能这么说。

那人伸出了手触到了她的肩膀,皱眉道“不可能,你的肉身在此,怎么会是梦境!” 不是做梦吗? 她惊呆了。

“还是跟我去见鬼王吧。

”他不由分说地推着她走。

“我不去!”她大惊。

“由不得你。

”他冷冷道。

“你是自己走去,还是我把你打晕了拎过去?” “我自己走。

” 璎珞认命地走在了前面。

鬼王住在哪里,应该是在宫殿里吧。

这里怎么看也不像是有宫殿的样子。

璎珞四处打量着。

她脑海中的宫殿还是童话城堡的那种样子。

很快她就发现她错了。

这可是鬼门啊。

鬼的审美怎么能和活人一样? 还没走近她就闻到了铺天盖地的血腥味,以及越来越重的黑色迷雾。

如果说这里的一切都是黑色的,那鬼王的宫殿就是所有的黑色中那一抹亮眼的白。

没错,整个宫殿是用森森白骨搭成的。

自从遇到了丹珠卓玛她就去网上查过密宗的相关资料,据说密宗有一种人骨念珠,是最为贵重的。

因为念珠一共有一百零八子,而每一个念珠都是一位高僧的眉轮骨,也就是头骨中最厚的一块打磨而成的,所以至少需要一百零八位高僧才能制得一串人骨念珠。

在密宗,这是最为崇高的法器,唯有得道的上师才有资格持有和传承。

当时她已经感叹这密宗的残忍,而这人骨宫殿又一次刷新了她认知的上限。

这里,光是一扇门就至少有一百零八具尸骨吧。

住在这里面,不嫌瘆得慌? 似乎是猜到了她在想什么,引路的蒙面男子笑道“能成为鬼王宫殿的一部分,是每一个臣民梦寐以求的荣耀,并不是每一个人都有这福分。

” 这福分她还是不要也罢。

“你可以进去了。

”他说。

“我自己进去?” 璎珞指了指自己,一脸惊讶。

“是啊,你自己去见鬼王吧。

” “若是他不喜欢你,你就无福成为这宫殿的一部分了。

” 似乎是嫌她不够害怕似的,他特地加上了一句。

还是别喜欢我了,璎珞想。

“那我会怎样?”她问。

“当然是被赶出来,然后成为所有人共享的美味啊。

” 他舔了舔嘴唇,忍不住笑道。

横竖都是被吃吗? 反正是做梦。

她自我安慰着,往里走去。

“卫仙子,怎么璎珞还没有醒?” 这问题谢道之一天已经问了十来遍了。

连谢道兰都看不下去了。

“阿兄,卫家小妹子已经说了,最迟明日就会醒了。

” “谢小弟,好歹我们已经把璎珞接回来了,总比住在那个破衙门里好。

” 邬先生也劝道。

“这里山清水秀,最适合养伤,她一定很快就会醒的。

” “玉虚子也没醒,你怎么一次都没问起过。

” 夏阳子幽幽地说道,很是为玉虚不平的样子。

“让他住在这儿就不错了。

”谢道兰不满地抓起一把瓜子。

一共就两张床,一张床给嫂子她没意见,这个玉虚子凭什么也占了一张床,害得其他所有人只能在书房打地铺。

“稍安勿躁,各位。

” 卫氏柔声道,她声音不高,可是每个人都安静了下来。

“璎珞妹妹的身体和我预想的不一样,原以为她并无大碍,很快会醒。

” “但是,我近几日发现,她不醒不是因为身体原因。

” “按理说她的身体已经恢复,早就应该醒了。

” “是因为她的魂魄没有清醒过来,被什么事情给扰住了,也可能是梦魇。

” 梦(四) “如果是后者,就危险了……”卫氏说。

“那就说明,有人在算计她,故意让她魇在梦中出不去,这样长此以往,她的魂魄会在梦中耗尽,最后油尽灯枯。

” “什么!”谢道之忍不住声音都提高了八度。

“这么重要的事情你不早说!” “之前我不能肯定,就算是现在,我也不能肯定。

” “唯有一个办法可以确定,就是进入她的梦中,帮她出来。

” “或者,如果知道是谁做的,找到那个对她施魇的人,也可以破解法术。

” -负盈利打偏欢迎你!

本文来源:http://www.aiyayasp.com
本文作者:DC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