计划群那些所谓的导师
计划群那些所谓的导师 “呵呵……”沙哑的轻笑声回荡在青姿的耳边,令她有些不自在,恼羞成怒道:“你笑什么。

” “没什么,就是想告诉你,我很喜欢,喜欢它,也喜欢送它给我的人。

”辞月华嘴唇贴在青姿的耳边一字一句开口,声音里带着无尽的柔情。

青姿一囧,她也不好意思说这玉佩其实是从昆仑山时千秋的宝阁里偷出来的。

而且此时的这个男人竟让她有些招架不住,这甜言蜜语也太会说了吧,跟以前的他简直是两个人。

于是青姿没好气地捏了一下他腰间的精肉,“怎么以前没见你这么说话?” 辞月华伸出手指抬着她的下巴,凑近了几许,呵呵一笑:“怎么,你不喜欢?” 青姿有些不好意思,“主要是你的变化太大了。

” 辞月华嘴边的笑容变淡,将她重新搂回怀中,表情认真,语气真诚,“以前都是你主动,是我太不知好歹,现在,该轮到我主动了,若我还像从前那样,你不高兴跑了怎么办?” 从辞月华的怀中退出来,青姿的面上已经恢复了正常,主动将话题转了回去。

“鬼族来寻我多半是不安好心。

” 没想到青姿会自己说到这个话题,辞月华微愣随即恢复如常。

“那他们所图为何?” “目前没问出来,只知道背后的人是鬼帝养子,而且听他们的意思是听着养子的命令要将我带回去。

” 辞月华微眯着眼睛重复了一声:“养子?” 青姿点头,“我试探过了,估计鬼族现在只有他自己知道,而且他们的意思也不像是接我回去过好日子的,怕是这里面另有阴谋。

” 虽然不是出生在大家族中,但是这些争宠夺权的算计辞月华也是听闻过一二的,因此青姿只稍微这么一说,他也能明白是什么意思了。

“不论他们到底想要干什么,你以后都得好好提防,不过不怕,我会保护好你的。

” 青姿笑了笑,在心底也将这句话重复了一遍,而后便若无其事地牵着他的手走向了不远处的酒楼。

昆仑山正影殿内,十个长老坐在下面,时千秋则拧着眉头坐在上位浑身散发着不快的气息。

“你们也同他是一样的想法?” 时千秋瞬间黑了脸,他不悦地开口:“你的意思是我一山之主竟然还比不上一个长老?” 玉凉笑得如沐春风,他声音依旧温和,道:“其实尊主您自己心里已经有了决断了不是吗?” “你们也这么觉得吗?”时千秋沉怒的目光扫遍在座每个长老,除了戚阳,其余人都异口同声地来了一句:“尊主恕罪!” 时千秋气得伸手指了指他们,但又发作不得,憋得一张脸都通红,他气短道:“如今我正值壮年,就这么退位,岂不是贻笑大方?再者,时朗年幼,还需多加磨砺,我叫你们来是要你们想出一个两全其美的法子来,而是不让你们来劝我退位让贤的。

” 听他说的这么不客气,苏沐秋不愿意了,阴阳怪气地来了一句:“现在想要两全其美的法子,当初干什么去了?不过是听了那叛徒瞎编了几句就二话不说将人家最爱的小徒弟给逐出了师门,这还不算,还对人家发诛杀令。

也就仙云还念着点与你的旧情,要换作是我,早就只身打上山来教你做人了。

” 玉凉无奈地看了她一眼,温声道:“说话婉转一点。

” 苏沐秋傲娇的一扬下巴,娇声道:“哼,你管我。

” 玉凉嘴角泛起笑意,也没有说什么,倒是看向时千秋时又开口了。

“尊主,秋吟虽然说话直了点,但是她说的也不无道理。

那宁因,我们早就说过她来历不明心思不纯,几乎所有人都反对,是您一意孤行要将她留下,也是您一意孤行听她所言做出如此多令仙云不快的事。

” “当初就是她设计引秋吟离开,若非我多了个心眼留意,只怕秋吟早已遭了她的毒手,可是这些您也统统不放在眼里,现在又能赖谁呢?心寒的人并不仅仅是仙云。

” 时千秋闻言瞬间尴尬了起来,看向苏沐秋与玉凉的目光也开始闪躲。

他又想起了之前在那梦境中看到的东西,看到了苏沐秋的死因,也看到了自己的死因。

现在被他们拿出这件事情来打脸,时千秋一时间觉得无地自容了。

由于他这几年行事越发独断,多位长老都已经对他心存不满,此时也开始小声的说了起来。

“尊主行事已经越发偏激,这已经不是一个身为一山之主的人应有的样子了。

” “是啊,而且少主如今也已经能独当一面了,此时退位也未尝不可。

” “这最要紧的啊,还是要将仙云给找回来,这几年我昆仑山损失了多少弟子,而且悬壶洞的水苡仁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修为升的那么快,若是仙云再不回来,我们昆仑山怕是真的要垫底了。

” 说起这个就有人不满,“当初我们都劝过尊主,让他行事不要那么果断,还没有证据便直接下了决定,将仙云给得罪狠了。

现在要让他回来,不拿出点诚意如何能成事?” 时千秋听着下面的小声嘀咕,心里的火气蹭蹭的往上涨,怒声喝道:“若是我不退位,你们又当如何?” “看吧看吧,又发脾气了,这两年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越来越听不得下面的声音了。

”被他这声音吼得吓了一跳,下方又立即想起了不满的嘀咕声。

有人无奈摇头叹息,“这样下去,咱们昆仑山还是没有出头之日啊!” 长老中一直没有说话的律刑长老终于开口:“还望尊主能听我等一言。

如今形势不容乐观,我昆仑山本就式微,当初也是多亏了少主,才使得我昆仑山在宗门大比中出了一次风头。

可这眼看着下一次的宗门大比就要开始,山门里却青黄不接,若是再没有个强者坐镇,怕是我昆仑山就真的要垫底了。

” 见他有些犹豫,律刑长老再接再厉地劝道:“要继任尊主之位的也不是别人,而是尊主您的亲生儿子,迟早都要传位的,既然宜早不宜迟,尊主又何必在乎这几年的光阴呢?” “可是纵观各大门派,除了意外身死,哪里有那个宗主在我这个年龄就退位的?若是我退了,岂不是昭告天下说我无能?” “而且不是说那宁因身怀不世之密么?若是尊主无事可做,也可以对她细细审问,多加研究?”律刑长老又加了这么个筹码,他只是听说的,也不确定,所以带着试探的语气。

没想到时千秋听了他的话立即拍板,“律刑说的正是,既然诸位都赞同本尊退位让贤,那就由后勤长老负责后续禅位事宜,选好日子告诉我。

好了,没什么事的话,大家都退下吧。

” 说完时千秋也不再管下方的人是什么表情了,率先挪步,去的正是昆仑山大牢的方向。

去秋实殿的路上,苏沐秋侧头问玉凉,“你说宁因真的会时空穿梭术吗?” 玉凉没有急着否认,目光闪了闪,弯起了嘴角,“真假与否有那么重要吗?我们只要过好我们的这一辈子,不让它留有遗憾就足够了。

” 苏沐秋想想也是这个理,“你说的也没错,与其去追逐那些虚无缥缈的事情,还不如将自己的这一辈子过好。

再能重来,却不去好好经营又有什么用?不过是多一次的失望罢了。

” 玉凉闻言笑眯眯地朝着苏沐秋凑过去,嘴唇贴近她的耳朵低声道:“秋秋说的对,我们可得将这一辈子经营好了。

” 苏沐秋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将他推开,娇声叱道:“谁跟你好好经营?”说完就跑。

玉凉在后面眼神温柔地看着前方的背影。

时空穿梭么?他是信的吧。

不说宁因,就是青姿也让他觉得很可疑。

不过他也只在心里想想便罢,那些都是与他无关的事情,别人是好是坏那都是别人的事,而他的事便是这辈子好好地守着眼前的这个女人。

不过……玉凉的眼神沉了下去,敢对她动手,他又如何会放过对方? 宁因…… 大牢里,宁因被禁锢了灵力,此刻正被关在铁牢之中,看着眼前熟悉的景色,她心中浮现出一抹自嘲。

“前世她看着自己最厌恶的人被关进这里面,没想到重来一世,进来这里的竟然是她自己!” “不,她不会与青姿一样的,她要离开这里,她也能离开这里,她不要落得跟青姿一样的下场!” 思及此,宁因开始挣扎起来,想要将束缚这手脚的铁链给挣脱,然而对于此刻已经没有丝毫灵力行动不便的她来说,却只是徒劳。

突然,她听到一阵脚步由远及近,脚步沉稳却又带着几分急切,不由得让她心中一慌,一抬头看去,正是时千秋的那张脸。

“你来做什么?”宁因眼中带着一丝警惕。

青姿受过的你都承受一遍 时千秋稳步停在宁因面前,隔着铁门定定地看着她,好半晌才开口:“你如何学会的时空穿梭术?” 宁因闻言,眸光闪躲,明知故问道:“你说什么,我听不懂。

” 时千秋缓缓蹲下身子平视着她,一张严肃的脸此刻显得阴沉,“我劝你最好别跟我装傻,你如何学会的这等秘术?” 宁因见此皱着眉头,身子不由自主地往后退了退,冷声道:“这等秘术要学会何等艰辛,尊主觉得就凭我这等灵力低微的普通弟子能学得会吗?” “那你让我看到的那些画面如何解释?” 宁因抬头看着他,勾了勾唇角,“你不最后也没有相信不是?” 时千秋面色阴沉了下去,若不是因为她给自己看了那些画面,他又如何会尽失人心,又如何会惹得与辞月华离心,现在被他们架在那里上不去下不来。

他一只手从牢门缝隙里钻进去将宁因摄入手中,掐住她的脖子,沉声低喝:“这些都不是你该操心的事情,我要的是能学成时空穿梭术的法子。

” “呵呵呵……”宁因低低地笑了,好笑地看着时千秋,语气轻飘飘。

可惜,如果是在这之前她这么说的话,时朗可能真会如她所想暗地里将盘问青姿。

可是现在,时千秋可不会再轻易地上她的当。

不说自己如今在山门中的位置越来越尴尬,就凭辞月华维护青姿的态度,即便是他去了,只怕也讨不到好。

“你也不必顾左右而言他,也不用转移我的注意力。

既然你有方法给我看未来发生的事,那你也一定有办法让我回到过去,我又何须舍近求远?” 时千秋不上当,宁因心里也料到了,不过即便如此,她也没有丝毫惊慌。

听到她的话,时千秋不由得加重了手上的力道,然而宁因却丝毫没有妥协的意思,任凭自己如何使力。

他狠狠将她甩到了地上,冷哼一声,“宁因,你别忘了你现在的身份,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宁因所言属实,若是尊主不信,大可以杀了我。

”宁因浑然无畏,轻咳了两声,从地上慢慢爬起来靠着铁框坐了下去。

没想到她竟然还敢威胁自己,时千秋额头上青筋暴涨,怒声低吼:“别以为我不敢杀你!” 宁因闻言,眸光微闪,倏而抬头看向时千秋,神色认真:“我还是那句话,尊主与其在我这里白费力气,倒不如去问青姿,我想她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 时千秋冷冷瞪了她一眼而后敛下了眸子让人看不清他心里的想法,一言不发转身离开。

而宁因则在身后扬起了一抹胜利的笑容。

时空穿梭这等神奇秘法的诱惑力实在太大,时千秋的心神已经被动摇。

虽然他的实力不值一提,可是只要心里有了那个想法,总有一天他会付诸实践的,她想结果一定不会让她失望的。

本以为自己的日子能平静一段时间了,却没想到在夜晚的时候,大牢里又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你来做什么?”宁因不着痕迹的往后挪了两步,尽可能离他远一点。

玉凉是个疯子,这一点她在前世的时候就感受了个透彻。

表面看起来温润如玉,实则内里比任何人都狠,甚至狠到能对自己下死手。

想起之前她做的那件事,宁因觉得玉凉应该是已经知道是自己的手笔了,此刻怕是来者不善,而面对时千秋,她还有把握能保得住性命,但是面对玉凉,她心里也没底。

-计划群那些所谓的导师欢迎你!

本文来源:http://www.aiyayasp.com
本文作者:DC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