赚快钱的偏门职业招聘
赚快钱的偏门职业招聘 裴书白又细细听了一会,确定门外无人这才跟公孙晴道:“晴儿,你别跟她多啰嗦,省的被她套出话去,师父让咱们待在这里,也是让鸩婆安心,也好给师父他们留足时间想好对策,谁知道天池堡和这五仙教到底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要我说若不是事关天机先生的下落,根本就不用趟这浑水。

” 公孙晴笑了笑:“天池堡也好,五仙教也罢,只要你陪着我,我就开心的紧,咱们从斑斓谷分开之后,一路颠沛风波不断,好不容易在忘川见了面,也没时间好好说说话,这三天可算是就咱俩,我还有些说不上来的快活。

” 裴书白攥了攥公孙晴的手言道:“说什么傻话,以后我天天陪着你,你不要嫌我闷,嫌我烦就成了。

” 公孙晴心中一甜,哪里会嫌弃?还怕你嫌弃我眼睛瞧不见是个累赘,口中道:“书白,你说咱们见到天机先生以后,你准备问他什么问题?人家说天机先生只回答三个问题,你可不能胡乱问了。

” 裴书白笑道:“天机先生要是只回答三个问题,那我就问他你吃了吗?你多大了?这样的问题。

” 公孙晴假装生气:“你傻了吗?能见到天机先生多不容易,你就这么问他的吗?应该问他咱俩....”公孙晴小脸一红,便说不出话来,裴书白笑了笑:“只是不知道天机先生如今在何处?如果见到他,我一定会问他一个问题,晴儿的眼睛怎么才能康复?” 公孙晴心里一咯噔,脑子里一片空白。

一望无际的沙海,起伏着高高低低的沙丘,一支驼队在那沙海中缓慢前行,留下一串骆驼脚印,风一吹过沙子又把骆驼脚印盖住,只剩下驼铃的声音在这幻沙之海中叮当作响。

那驼队最前头是一头双峰白骆驼,上头坐着一个老人,须发皆白,干裂的嘴唇紧闭,一双眼却是炯炯有神,身后一名随从双腿一夹,胯下骆驼登时向前一窜,来到了老人身旁,口中道:“莫堡主,风沙太大咱们不如先歇歇脚吧。

” 此言一出,就被风沙盖住,饶是如此,还是被队伍后面的一名女子听见,那女子不等老人开口,也是窜将上前,手中短鞭一指:“邱朝晖,亏你还是天池四杰之一,竟然还怕这些风沙,咱们在沙漠里头生,在沙漠里头长,说出去也不怕别人笑话!” 那名叫做邱朝晖的男子笑道:“夕阴,我倒不是自己个害怕,只是咱们带着这么多辎重,万一骆驼惊了,把这些贵重的东西损坏了,误了莫堡主的大事,所以才会说暂避风沙。

” 眼见着二人斗嘴,后头又拍骆赶来二人,这二人半身赤裸,露出黝黑的胸膛,肌肉虬结疤痕处处可见,一人道:“二妹,我倒觉得三弟说的不错,万一骆驼惊了也是不妙,反正还有三天,流沙镇也不远了,不着急这一时半会儿。

” 另一人却道:“鬼知道他五仙教在流沙镇布下什么局等我们上钩,早去一天早和他们交手,省的这一天天心里放着这事,吃不好睡不好,还是按照二姐的意思,咱们抓紧时间赶路吧!” 此言一出,邱朝晖急道:“董万倾,大哥说的话都不听了吗?就捧着你二姐的臭脚,哪天你二姐把你卖了你都不知道!夏夕阴,你回头瞧瞧那些骆驼,哪个不是满口白沫,这风沙这么大再迷了路,到时候后悔都来不及!” 董万倾怒道:“邱朝晖!你少在这里挑拨,若不是你排在我前头,有个长幼之序,你当我真怕了你吗?反正三天之后要和五仙教的人较量一番,不如咱俩就在这里掰掰腕子吧!” 邱朝晖一骨碌翻下骆驼,口中怒道:“谁怕谁!来就来!” 走在最前头的老人这才咳嗽了一声:“你们是要造反吗?我莫卓天还没死呢!” 此言一出,四人登时没了言语,莫卓天这才言道:“春景明,天池四杰是咱们天池堡的最强战力,你们四个若是不一心,不要等这五仙教的人动手,咱们自己就先败了,朝晖夕阴讲的都没有错,出发点都是好的,停亦或不停,都有让人信服的道理,要我看不光是骆驼撑不住了,咱们天池堡这些弟子也都在苦撑,你们四个武功卓绝自然是察觉不到,也得考虑考虑他们。

” 夏夕阴当即道:“堡主教训的是,夕阴知错了!” 莫卓天挥了挥手道:“没有教训你的意思,你想的也不错,咱们早到一天,这件事早一天了结,那五仙教的鸩婆去年带着四刹门的人来生事,没能讨到便宜,今年再次前来,已然做好了准备,你们切不可大意,大敌当前又怎好在这窝里斗!” 四人深知自己的言行惹得堡主不快,虽说莫卓天并未责罚,但明显瞧出是在压着心中怒火,于是四人便道:“谨遵堡主教诲!” 莫卓天这才点头道:“好,既然如此,咱们就稍微歇上半天,只等风沙小些就抓紧赶路。

也算是给手底下的兄弟们缓缓。

” 四人得令,便招呼手下找地休息,驼队这才放慢脚步。

这驼队大约四十余人,除了堡主莫卓天之外,还有天池四杰,唤做春景明、夏夕阴、邱朝晖和董万倾,这四人武功奇高,是莫卓天的心腹手下,驼队自天池堡出发十日,奔着流沙镇的方向而来,瞧着还有三日便可赶到,众人心中不免有些紧张,所以才会因为要不要歇脚发生了争执。

莫卓天这边方一坐下,夏夕阴便解下水囊,呈到莫卓天面前:“堡主,喝点水润润嗓子吧。

” 莫卓天一眼便瞧出水囊之中已无多少净水,便轻言道:“老人家喝不喝水也没什么差别,给手下的兄弟们吧。

” 夏夕阴摇了摇头笑道:“他们水囊里还有不少,你就喝一点吧。

” 莫卓天仍是不接,口中道:“若是兄弟们不喝,那就给骆驼喝一点,毕竟在这幻沙之海里头,即便你武功再高,没有骆驼也是寸步难行。

” 邱朝晖见莫卓天不接,上来便去抢夏夕阴手中的水囊,不料夏夕阴快了一步,邱朝晖没抢到,怏然道:“好不小气!莫堡主都说了不喝,不如让我喝点,这一路我前面要去看找路,后头要盯着辎重,我这水囊里头的水都喝的精光,你就把水囊给了我罢!” 夏夕阴拗不过,这才伸出手来,口中却道:“就算你要喝,也得等堡主喝了再说,就你口渴,别人都不渴是吗?” 春景明瞧见也道:“堡主,你就喝一点吧,你不喝怕是老三就要渴死了!” 莫卓天也不再多言,接过水囊和了一口,便递给了邱朝晖,邱朝晖接过水囊一饮而尽,夏夕阴冷言道:“就你最渴!上辈子渴死的吗?景明和万倾还都没喝呢!” 此言一出,邱朝晖满脸尴尬,此时水囊里头已经一滴不剩,春景明笑道:“算了!一会儿找路照看辎重还是让朝晖前后照应吧,喝了这么多就数他最精神!” 莫卓天终是笑了笑:“你们几个别插科打诨了,此行事关重大,能不能接回圣女就看这一次了!” 邱朝晖叹气道:“唉,当年咱们若不是太大意,又怎么会被五仙教得逞,算起来天池少女如今也有十一二岁了,也不知长成什么模样了?” 董万倾接言道:“那翁波投了五仙教,要是让我碰到他,非扒了他的皮!小兔崽子吃里扒外,当年就是他坏的事,如今在五仙教倒是风光的紧,你们可记得去年他趾高气昂的模样?” 夏夕阴收了水囊,也是轻轻叹息:“说这么多有什么用?圣女被外人偷走,这是咱天池堡最大的耻辱,这一次无论如何也要一雪前耻!只是我有一事不明,还请堡主示下。

” 莫卓天瞧了一眼夏夕阴,点了点头,夏夕阴见状才道:“要说那五仙教实力也是平平,可能在斑斓谷借着地域能发挥毒术的最大功效,可在幻沙之海炎炎灼日,他们的毒功威力不及往日一半,咱们为何不和他们真刀真枪的拼斗,还要给他们准备这么多好东西?弄得好像我们求和一样!” 董万倾接言道:“夕阴说的不错,咱们就拼上天池堡的名声,和五仙教的人拼个你死我活,犯不着拿这些好东西去,不然旁人还道咱们怕了他五仙教,还得凭着纳贡赎回圣女!” 莫卓天摇了摇头:“你们是只瞧见表面,这些东西哪里是给五仙教的,是咱们自己用的!” 四杰大惊:“就算是长途跋涉,可毕竟不是游历,带这么多黄金作甚!” 原来驼队四十多峰骆驼,除了二十峰供人乘坐之外,其他的背的全是黄金,可此行前往流沙镇,出发前天池堡弟子就瞧见这些黄金,都以为莫堡主心里没底,带着黄金是服了软,直到莫卓天说出实话,众人皆是诧异万分,带这些黄金是为己用,这又是为何? 莫卓天道:“咱们出发之前,我特意拜访了天机先生,他告诉我,咱们此行并不会一帆风顺。

” 天池往事 四杰无不惊诧,春景明问道:“堡主,这么重要的事为何没听您说起过?” 夏夕阴笑道:“堡主,莫不是堡主信不过我们四人,连我们都一并瞒起,到了这会儿才跟我们说。

” 莫卓天黯然道:“倒不是有意瞒着你们,天机先生在天池堡避世,也是无奈之举,多少年了,天池堡和天机苑虽同在幻沙之海,但从未有过交集,天机先生若不是遇见难事,也不会过来寻我们庇护,兹事体大,自然是越少人知道越好。

” 邱朝晖叹气道:“就是因为天机先生,咱天池堡才引来这么大祸事,若不是他,咱们也犯不着和五仙教四刹门为敌!此番还得莫堡主亲自出堡,这一路颠沛,若是有个差池,我们该如何跟少堡主交代!” 董万倾摇头怒道:“邱朝晖,这一路就属你在唱衰,灭自家威风长别人志气,先不说咱们应不应该让天机先生入堡,十几年前五仙教的人就闯入天池堡夺人,这笔账也能算到天机先生头上吗?咱们和那劳什子五仙教早晚有一场恶战,只不过连着两年生事,这次有弄出来一个什么易仙大会,也不知作什么怪!” 莫卓天笑了笑:“稍安勿躁!万倾说的不错,天池堡和五仙教的事,早在十多年前就种下因,如今结出了果,咱们作为天池堡的一员,自然是要尝上一尝,至于天机先生,咱们不能不救,至于个中原因,却是我莫卓天的私事,你们也无须多问。

” 春景明嗯了一声,接言道:“既然如此,那天机先生说了些什么?让咱们这一路还得拖着这么多黄金。

” 莫卓天瞧了瞧后头的驼队,见风沙虽大,对驼队倒没太大影响,于是便道:“天机先生没说什么,只是给了几句警示,说是遇风则起、遇沙则动、遇水则危、遇亲则变、遇金则安,这几句我也不知有何深意,只是这遇金则安,想来想去便把这些黄金带着了,说不定就能救咱们性命。

” 夏夕阴咳嗽一声,吐去嘴里的沙子,言道:“堡主你也太小心,要夕阴说,此行就不需要老堡主亲自出马,我们天池四杰就把事情料理的明明白白,一定能接回圣女,哪里劳烦堡主,反倒是天机先生这几句话倒把人说的心里发慌。

” 春景明点头附和:“二妹说的也在理,天机先生就不会好好说话打什么机锋,遇风则动,遇沙则起,这幻沙之海里头还有别的东西吗?竟说些模棱两可的话,要我说咱们都是天机先生,反正就是说些让人弄不明白的话就是了!” 邱朝晖白了一眼春景明:“说都不会说,人家说的事遇风则起、遇沙则动,到你嘴里就反过来,你是怎么当上四杰之首的?我倒觉得天机先生说的都应验了,你瞧咱们出发时这幻沙之海正刮风沙,不正是遇风则起、遇沙则动?” 夏夕阴反问道:“那后面呢?遇水则危、遇亲则变、遇金则安又是什么意思?你既然这么厉害,你倒是给我们解一解这卜辞?” 邱朝晖被夏夕阴一再挤兑,登时有些不悦,语气自然冷淡:“这是提醒咱们,不要碰到水,八成是五仙教准备了什么有毒的东西,咱们小心便是,遇金则安自然是堡主说的,有这些黄金在,便能保咱们安全,至于遇亲则变嘛,夏夕阴!还要我说吗!” 夏夕阴柳眉一竖:“你什么意思!是要挑拨吗?” 邱朝晖冷哼一声:“谁知道你夏夕阴心里头憋着什么坏,这遇亲则变就是提醒我们,亲随里头有变数,说不定已经投了五仙教,到时候杀天池堡一个措手不及!” 夏夕阴弹地而起,一把抽出软剑,剑身晃动,宛如细沙流动,夏夕阴手腕微颤,瞧着便知怒火攻心:“邱朝晖!你胆敢在堡主面前挑拨离间!败坏我的名声,今日咱俩只能活一个!” 邱朝晖腰间长剑拔出,剑尖垂地,口中言道:“夏夕阴,真当我打不过你吗?你的细沙之舞也就是花架子,真拼斗起来,我这照胆芒你还真就招架不住!” 莫卓天怒道:“够了!你们两个再如此,就给我回天池堡,自己找问我请罪!” 见莫卓天动怒,春景明也道:“你们两个消停一些,天机先生的卜辞到底何意眼下还不明,又怎能怀疑自家人?细沙之舞也罢、照胆芒也罢,不都是天池堡的兵刃,非要分个高低吗?” 邱朝晖收回长剑,口中道:“我去瞧瞧骆驼。

”说完便奔驼队走去。

夏夕阴也是长舒一口气:“堡主教训的是,夕阴脾气急躁还请堡主原谅,等此间事了,夕阴自会向少堡主请罪。

” 莫卓天摇了摇头,没再说话。

春景明瞧了瞧外头便道:“堡主,我瞧着风沙渐止,咱们就此动身吧!” 流沙镇,高楼外,一男子正一一检查楼旁耸立的霸王鞭,此前和裴书白一战,这些霸王鞭损失极重,周身硬刺折断大半,好在手心处的毒针还在,鸩婆从后面拍了拍男子肩膀,那男子立马回头,见是鸩婆便道:“长老,哦不教主来了。

” 鸩婆轻嗯了一声:“翁波,就你我二人,不用拘礼,这霸王鞭还有多少战力?方才四刹门送来密信,天池堡来了一只驼队,为首的便是天池堡堡主莫卓天,天池四杰也跟着来了,那四杰不是庸手,不能大意。

” 翁波点了点头:“这些霸王鞭损失不小,好在数量庞大,倒也能形成气候,四杰个个武功高强,但四人并不一心,真是打起来,他们也都是各自为战,不足为惧,属下担心的,还是公孙忆他们。

” 鸩婆笑道:“不管他公孙忆到底有何打算,公孙晴和裴书白终归在我手上,谅他也不敢造次,天池堡的人只要到了,四刹门也就跟着进流沙镇,到时候即便是公孙忆又动作,四刹门的人哪里会由着他们,况且我也把流沙镇的事全都知会过去,咱们只要把易仙大会的事做好,后面的事自有四刹门的人料理。

” 翁波还是不放心:“此前祭仙大典,若不是公孙忆他们误打误撞来五仙教,咱们还真不一定能敌得过药尊和蒙自多他们,事后我也想过,那公孙忆剑走偏锋多有奇招,此前咱们得其惠,如今咱们也得提防着。

” -赚快钱的偏门职业招聘欢迎你!

本文来源:http://www.aiyayasp.com
本文作者:DC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