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可以马上搞到20万
怎么可以马上搞到20万 老头子见状,双目之中稍稍露出惊讶之色,顾宁这一手解的实在精妙,根本不像是一个修炼顶多十年的姑娘使出来的,若无几十年修炼和无数临敌经验,根本就做不到,于是便来了精神。

按说老头子性格当真古怪,先前独孤境绝有意顶撞,让老头子有些兴趣,如今顾宁一出手,也道引得老头子的注意。

顾宁暗暗跟熬桀说道:“爷爷,你能打的过他吗?若不是你在,我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熬桀淡淡说道:“乖孙女,打是肯定打不过,但是想杀咱们只怕也不会那么容易,况且咱们还有引魂灯,不过爷爷不能分心,不能再跟你交流,你好好在一旁瞧着便是。

这一战恐怕不亚于当年爷爷和七星交手。

” 顾宁一听哪敢再多言半句,熬桀全神贯注,死死盯住老头子,眼下顾宁真气还不充裕,从引魂灯中汲取的阳魂,尚不能完全吸收,不到万不得已不能使出来,所以真和老头子交上手,一时半会虽不至于落败,但是想要打得赢也不太可能。

老头子深吸一口气,大喝一声,龙吟之声瞬间激荡墓室之中,熬桀知道这便是老头子的真龙吟,吼声振聋发聩,真气不济登时便会七窍流血乃至一命呜呼,熬桀顿感不妙,这顾宁真气本就不足,即便是充盈状态,也远远抵不过老头子,好比二人上了赌桌,对方持黄金万两,自己也就两三个铜子儿,这般对赌哪里能赢? 好在熬桀奇招不断,强忍着五脏疼痛,一跃而起落在石头身边,体内寒冰真气当即散出,一层冰壳凝结而成,将石头和顾宁的身子裹在里面,如此一来,即便外头有地动山摇之势,也难以撼动冰壳中这一小方天地。

顾宁瞅准时机,双足点地,拽着石头冲出墓道,也不管墓道中乱石将石头划的全是血口,赶在老头子追来之前,从墓道一跃而起落在地面之上。

不等顾宁喘息,老头子也从墓道之中一跃而出,落地便道:“不是要取我性命吗?为何要跑?”说完身形便消失不见。

熬桀知道对方身形消失便是杀招,赶紧使出龙雀神功,这龙雀神功以风为介,御敌伤人皆以此为本,风本无常,所以熬桀本身也是移形换影的行家,虽不知魅影云衡步的规律所在,但凭借自身的习惯,也能推测出个大概,若是自己用此招杀人,会从什么地方入手?熬桀心念一动,便将真气凝结在后心,果然老头子突然从顾宁后背杀出,一掌拍来寒冰便挡在后心,老头子见状干脆不打,身子一闪又没了踪影。

之后,老头子使出魅影云衡步换了十处不同的方位攻向顾宁,全部被熬桀提前猜中,凝结寒冰护住要害,将老头子十次攻击悉数挡住。

虽然这十掌老头子并未落下一掌,但心中惊诧已经越来越深,二人一攻一守,即便没有任何接触,但二人心头已经深知,对方的武功实力绝对不能掉以轻心。

阴阳二气 老头子愈发好奇,这雪仙阁的姑娘为何这般奇怪,其实老头子深知自己这魅影云衡步已经登峰造极,光凭这种步法对敌之时已经可以立于不败之地,即便对手是当年武林第一人的陆凌雪,她也不一定能在百招之内应付的了,可偏偏这个小丫头,竟然能接下自己十次不同方位的攻击,防御位置绝对是精准至极。

连番进攻,老头子虽无一掌触及顾宁身子,但高手过招并不需要拳拳到肉,知道自己移形换影攻其不备已经无效,便立定身形不再去攻:“小姑娘,我还真小瞧你了,据我所知,当年陆凌雪在你这个年纪时,恐怕也到不了你这种地步,说吧,你到底是谁?” 熬桀哪里会去搭理老头子,心中打定主意,即使对方城府极深,眼光也十分狠辣,但恐怕想破头也瞧不出是自己的元神在操控顾宁,方才老头子用移形换影佯攻,被自己悉数挡住,可以说露了些真本事,接下来老头子的攻击,将会认真起来,真正的对敌才算是正式开始。

果然,老头子从袖中抽出一柄长剑,剑尖垂地,慢慢踱步靠近顾宁。

顾宁便向熬桀说道:“果然这人就是跟我们一道进忘川的阿江,方才没瞧清楚模样,可我认得这把长剑,就是那阿江的兵刃。

”熬桀心中奇道,即便是龙源使百战狂,剑法独步天下,但真气一道却十分平平,这天下武功分为两种,一为以气化形,另一种则是拳脚刀兵,各有所长也各有其短,无论哪一种,想要学精有一番造诣,都是要穷尽毕生心血,而且这两种可谓是南辕北辙,炼气者注重真气的把控,拳脚刀兵这种外家功夫,钻研的是招式的纯熟,一外一内截然不同,难不成面前这个人真气不弱,连剑法也登峰造极不成? 熬桀正诧异,老头子一出手便给了熬桀答案,只见老头子手腕一抖,手上再寻常不过的长剑便斜刺而来,眨眼之间,熬桀便算出这一剑刺来之后的跟招,方知对方剑术也是炉火纯青,无论自己是挡是躲亦或是迎头而上,这后招都会致自己于死地,别看这一招十分平淡,瞧着只是歪刺一剑,里头的暗藏的杀机展露无疑。

若是换做顾宁,恐怕这一剑已然无救,好在熬桀经验实在老道,不躲不闪不招架,将右手虚握成拳,真气凝结手心,一支寒冰剑鞘在手心出现,迎着老头子刺来的长剑就这么一套,长剑登时被寒冰剑鞘包裹,与此同时,顾宁左手对着老头子肩头就是一掌,老头子没有料到顾宁竟然会用寒冰真气凝结成剑鞘,用剑鞘化解自己这一击,而且也就在长剑入鞘的一刹那,自己肩头是有破绽,虽然是稍纵即逝,但是却被对方瞅准时机攻来,此时老头子已无处闪躲,肩头被顾宁拍上一掌。

熬桀原以为自己这一掌蕴含不少寒冰真气,多多少少可以对老头子造成一点伤害,可万没料到,老头子中招之后,身体毫无变化,肩头一抖,便把碎冰抖落,继而长剑一晃,寒冰剑鞘瞬间消散的无影无踪。

老头子心中诧异,面上却丝毫不显:“小姑娘,我这一刺之后蕴含七七四十九招变招,无论你如何招架,都难以抵挡后续的连击,可你偏偏用如此怪异的方法,解了此招,不仅如此,还能在瞬息之间,找到我的破绽,若是换做旁人,恐怕就会被你这一掌击伤。

”老头子低头瞧了瞧自己的肩头,接着说道:“既然如此,我便留你不得!” 说完手腕一番,长剑在半空画了一道银色弧线,不待弧线消失,老头子便再次施展魅影云衡步,将身形移位。

找准顾宁后心,就是一刺。

熬桀心如明镜,先前能抵挡得住老头子的魅影云衡步,那是因为一来老头子是想试探自己的虚实,二来老头子手上也并无利刃,此番则大为不同,即便知道老头子攻击的方位,以其剑术的精妙,单凭寒冰真气万万是抵挡不住,万般无奈之下,熬桀不能再隐藏真气,仅是用顾宁身上的寒冰真气,已经无法招架,只得用上自己的龙雀神功,可偏偏顾宁身上真气实在少的可怜,即便是施展龙雀之翼,将老头子强行逼退,之后真气枯竭,再交手便会一败涂地。

但眼下已经没有别的好法子,只好走一步算一步,察觉到一股阴风自右侧袭来,熬桀当即右臂一挥,一道绿色龙旋自身激荡旋出,风压之强,将周遭树叶吹得沙沙作响,只见那龙旋风一路蜿蜒,将顾宁身体右侧悉数笼罩,老头子攻不进来只得另换方位。

熬桀闭紧双目不去瞧周遭环境,只用真气探查身体四周异常,只要一丁点起了变化,便是一道龙旋飞出,如此一来,即便老头子速度奇快,一时半会儿也无法近身。

老头子瞧出端倪,这雪仙阁的弟子用的已经不是本门武功,而是一种自己都未曾得见的功法,以老头子的造诣,已经瞧出这种功法十分精妙,虽然自己并未见过,可毕竟临敌经验十足,已然确定这雪仙阁的弟子真气不济,若是真气充沛,根本不需要探查敌人方位之后再出龙旋风,只消朝着四周一齐出招,绝对可以把对方吹成重伤! 老头子心念动处,已经有了计策,如此消耗对自己绝对有利,只等这雪仙阁的弟子真气使完,便无法再抵挡,于是老头子开始戏耍起顾宁,虽然攻击的方式不变,但已经不再考虑后招,只是一味佯攻,顾宁就不得不用龙旋抵御,如此一来老头子只用耗费一点点气力,就得让顾宁全力施展龙旋,再拖上一会儿,顾宁便会力竭。

熬桀岂能不知老头子打算,无奈一时半会儿并无妙计破解困局,眼下局势实在是一场搏命的赌局,对方攻来的招式到底是不是杀招?若是杀招,就得用龙旋风抵挡,如若不是,便可稍稍省下一些真气,但电光石火之间,又如何能确定老头子攻来的是虚是实? 熬桀心中烦闷,当年对敌七星子时,自己完全处在下风,打的便是这般被动,如今时过境迁,百年之后和人交手,竟然还打得这么难受,不禁起了杀意,毕竟熬桀当年也是六道之中数一数二的顶尖高手,于是熬桀在察觉到老头子招式将要攻向自己的后背时,立马将体内真气一分为二,一半聚在后背以做抵御,一半瞬间在手心凝成一股极小的气旋,别看这气旋个头不大,却是经过提纯之后的真气精华,威力十分可观。

果然,老头子这一刺就是冲着顾宁的后心,其实老头子早就洞察,都是在自己将要近身之时,顾宁才会出风抵御,但这一刺顾宁的龙旋竟慢了,等自己手中长剑已经快要刺上后背,那龙旋还未凝结,老头子这招本是虚招,当他察觉到龙旋并未出现,立马虚招便实招,手腕处加了力道,这一剑刺下,绝对会让这个雪仙阁的女弟子洞穿,不过就在老头子的剑尖刚要触及到顾宁的后背时,老头子忽然改了长剑的方向,本要刺中顾宁后背突然往地上一刺,继而借力后仰,想要远远退开。

熬桀又探了探顾宁的气海,此时顾宁自己的真气接近枯竭,若不是这搏命一击得手,恐怕再发出两三个龙旋之后,便无法再抵挡。

熬桀正待再补上一招,谁料老头子忽然从龙旋风眼之中一跃而起,继而周身一股浓郁黑气透体而出,黑气瞬间将绿色风旋裹住,顷刻之间,那风旋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老头子额头上流下汗珠,喘了口气说道:“不错!真不错!竟然逼的我要使出阴阳二气!你用的不是雪仙阁的功夫!你到底是谁?” 老头子边说边调息,黑气慢慢回到老头子身体之中。

熬桀见状心头一颤,若是换做自己的肉身来临敌,熬桀断然不会如此紧张,但偏偏用的是顾宁的身子,原以为这老头子仅仅是会魅影云衡步,借速度之快来取胜,哪里知道此人竟然还会阴阳二气!顾宁察觉到熬桀的紧张,当即问道什么是阴阳二气? 熬桀当即说道:“这阴阳二气乃是万物之基,也是炼气者最想得到的真气,但想要练成这阴阳二气,实在需要天大的机缘,断然不是你想苦练就能成的,当年连灭轮回都没能修炼阴阳二气,竟然让这个人练成了,不过我瞧着他以面具遮脸,恐怕也没有把这阴阳二气练到家,反而有些走火入魔,落得个不男不女的模样。

” 顾宁心中好奇,但知道此时不是说这事的时机,眼下最难的便是如何脱身?可即便是自己脱身了,地宫里头的钟家人和公孙晴,恐怕只有死路一条。

熬桀岂能不知局势紧迫,自己用一半的真气提炼而成的龙雀之翼,都没能伤其分毫,如今真气已经见底,哪里还有胜算? 如今只好借用引魂灯之力,看看能不能凭借阳魂来强行撑过这个难关。

自打顾宁从地宫上头的暗道中寻得龙源使百战狂留下的铜灯引魂,担心再和钟天惊打照面肯定是解释不清,免不了又是一番误会,所以当时顾宁干脆来个一走了之,从断崖处潜入密林,这几日也无其他事,便和熬桀一起研究起这盏引魂铜灯。

先前熬桀也知道,这东西是六道三圣物之一,是用来储藏借寿还阳大法中,汲取的阳魂,这阳魂本就是灭轮回用来增强武功的事物,可以说就是灭轮回借寿还阳的根本中的根本,能量蕴藏实在是不可用巨大来形容,只是灭轮回为了防止手下的人有他想,便把三圣物分给三圣使保管,三人互为制约灭轮回便能稳坐其位,如此一来,熬桀虽然也是三圣使之一,但是对于铜灯引魂的用法,实在是不甚了解。

好在熬桀阅历丰富,又亲眼见过引魂灯吸取阳魂的模样,也瞧见过灭轮回是如何取为己用,所以依样画葫芦,熬桀还是可以一试,只不过这铜灯里头的阳魂闷了一百年,已是煞气十足,无法直接吸入体内化作真气,只能一点一点炼化之后慢慢吸收。

可眼下情势危急,已然无法再按之前的做法,想要对付老头子的阴阳二气,只有靠这里头的阳魂,方才老头子用黑气吞噬龙旋,用的便是阴气,如若用引魂铜灯里头的阳魂,说不定还真能一战。

熬桀不再迟疑,从怀中掏出镂空铜球,这铜球便是引魂灯上,用来蕴藏胎光阳魂的器皿所在,熬桀变掌为指,一下戳进镂空之处,顿时一股巨力自指尖入体,熬桀只觉一阵眩晕,耳畔尖啸声不断,这便是压抑百年之久的怨气,这股怨气方一入体,熬桀和顾宁同时一种无以名状的戾气充斥全身,杀意激荡难以自制。

乾坤归元 熬桀知道这是引魂灯中,困了百年的胎光怨念作祟,只怕会污染了顾宁纯良的心灵,若是换做之前,熬桀是巴不得顾宁有这种怨世的念头,这样一来便可以和自己大杀四方,可经过这么一段时间相处,顾宁的善良已经感染了熬桀,眼瞧着顾宁就要败给心魔,便当即开口喝道:“宁儿!不要多想,守住灵台,莫要让这些怨气蚀了心智!” 连说了三遍,顾宁仍旧陷在怨恨之中,熬桀便赶紧将手指从镂空铜球中撤出,这只汲取了不多的胎光阳魂,便把顾宁害成这般模样,若是再多取些,恐怕不用老头子出手,顾宁自己就会先死了。

老头子见顾宁有异,也不敢贸然上前,而是调动周身阴阳二气,将黑色的阴气凝结在长剑之上,继而试探性的往前一刺。

熬桀见状,只得向后急闪,一来胎光刚入体,还不能化为己用,二来还要顾着顾宁的神志,如此一来便无法专心和老头子对敌,如今只得希望顾宁能够战胜心魔,才能与老头子一战。

顾宁的意识已经模糊,隐隐约约感受到熬桀的意识传来,便强撑着反问自己,到底要活成什么样?忽然,一个身影在脑海中浮现,那少年风度翩翩,举手投足都让自己无比倾心,之后顾宁照顾裴书白的一幕幕也不断浮现在顾宁的脑海中,熬桀知道有些作用,便立马传音:“对!乖孙女,你多想一想那小子!你不是要守在他身边吗?陪他报仇吗?这些你都忘了?” 一想到裴书白,顾宁狂躁情绪便稍稍安静了一些,可偏偏这时老头子杀招又至,熬桀正欲操控顾宁的身子继续闪躲,不料陡然之间,顾宁忽然夺回身体控制,正因如此,顾宁躲得慢了一些,便被老头子长剑之上的黑气扫中,那黑气划破顾宁手臂之后,呼的一声就在顾宁伤口处弥漫,顷刻之间,顾宁手臂便抬不起来。

-怎么可以马上搞到20万欢迎你!

本文来源:http://www.aiyayasp.com
本文作者:DC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