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大专家杀号 双色球
十大专家杀号 双色球 宁因见青姿一脸焦急地样子,伸手打了个呵欠道:“师弟,怎么了?有什么事吗?我刚才在睡觉,没听到你敲门。

” 青姿这才放下心来道:“没事,我就是见你没在大殿,担心你出事!” 宁因无奈笑笑,“这里是昆仑山,我能出什么事啊!” 青姿皱眉问她:“你怎么会这么困?昨晚没睡好吗?” 宁因不好意思笑笑,“昨夜师尊让我去给他泡茶,然而我资质愚钝,泡出的茶很难喝,师尊不喜欢,所以我便练起了泡茶,希望下一次不会再连茶也泡不好了吧!” 青姿听了不满地撇了撇嘴,“管他那么多作甚,你给他泡茶就已经很不错了,他还挑三拣四,我们是来拜师又不是给人做奴仆来了!” 宁因轻柔一笑,“我从小无父无母,如今有了师尊,他便像是我的亲人一般,我希望自己能做到事事都让他满意,那才最好!” 青姿看着眼前的宁因就想起曾经的自己,曾几何时,她不也是这样么? 可是最后的结果是什么呢?在那些苍生与自己之间,他还是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对方,而自己终究只是他可以随意舍弃的牺牲品! 青姿很想对宁因说一句:“师姐,他不配!不要像我那么傻!”只是终归这一世什么都没有发生,她也就没有了立场去说那些话。

她很认真地对青姿道:“师姐,你不能只记得师尊,还有我呢!无论发生什么事,我也会一直在你身边的,我保证!”说着,像是为了表达自己说的有多诚恳,青姿立得端端正正,三指举过头顶如发誓一般,言辞恳切。

宁因看着她笑得很开心,伸手揉了揉她的脑袋道:“好,还有你!以后师尊,你还有我,我们就是最亲最亲的家人了!” “嗯,是家人!”只是师尊是不是就不知道了!“那,师姐你没休息好就进去好好休息吧,一会儿吃饭的时候我再来叫你!” 宁因点点头,“你昨夜一夜没睡,也赶紧回去补补觉吧!”说着她便转身打开门就要进去。

青姿看着她走进去就要关上门,突然抵住了房门皱着眉道:“师姐,这是怎么回事?” 宁因身子一僵,回身看着地上一片的狼藉,强颜欢笑道:“哦,没,没什么,就是之前不小心手滑了,便将茶盏都给摔碎了,又因为太困还没来得及收拾!” 青姿忙道:“有没有伤到哪里?” 宁因避开她要抓过来的手,转身道:“没事,不用担心。

本来就是怕你担心没让你进来看到这一幕没想到还是让你看到了!” 青姿将房门打开走了进去,蹲下身将那些碎片一一捡起放到一旁的,木盘中,头也不抬地对宁因道:“师姐你以后别再这样了!我知道你将师尊看得很重,但是不需要为了他而委屈自己,不仅是他,无论对谁都不需要太过委屈自己,有些事情尽力了就行。

” 宁因并不怎么在意,“不过是泡茶罢了,哪有师弟你说的那么严重啊!” 青姿捡碎片的手顿住,严重么?不严重,她还记得前世师姐为了师尊为了自己过得有多痛苦。

在她的心里,自己与师尊都是她最重要的人,可是她却要看着自己最重要地亲人慢慢反目成仇,她记得她当初放下了所有尊严想要师尊放过自己,也在自己面前苦苦相劝让自己莫与师尊为敌。

也就是因为他们两人的事,她才会在两人决裂当天出去杳无音讯,让她寻了三年都没有寻到踪迹! 只是这些事情都过于沉重,也是她不能说出口的秘密,只能默默烂到自己肚子里而后用稍显轻快的声音继续对宁因说:“有时候人的性格就是从那些微末小事中看出来的,只是泡茶就能让师姐为了师尊满意而彻夜不眠一直钻研,若遇到大事,想必师姐只会做的比现在还拼命!” 宁因被她这番话逗得笑了起来,“师弟你可莫要打趣我了,让你这么一说,我都感觉自己突然之间变得无比高大无比高尚了呢!” 青姿将木盘端起来道:“师姐这样想也没有错哦,反正在我心里,师姐就是最好的人,谁也比不了!还有,以后师姐直接叫我阿青就行了,这样亲切,我听着高兴!” “好,阿青,以后我就这么叫你了!” 直到下午也没有看到师尊辞月华的身影,青姿皱了皱眉倒是也没有多想,看到宁因在旁边等着自己去吃饭,对她抱歉一笑道:“师姐,今晚我不能与你一起吃饭了,上午与人有约,我得出去一趟!” 宁因想起上午时朗来过,又想起关于他的传闻,神色有些担忧,犹豫了一下对青姿说:“传闻少主不太好相与,师弟你……” 青姿知道她担心自己会一不小心惹怒时朗,到时候在师门中寸步难行,但是她知道时朗是什么样的人,于是安慰了她一下道:“没事,师姐你放心,其实少主他人很不错的,并不全是如传闻那般!” 听到青姿这么说,宁因只能道:“你自己知道就好!” 看着宁因离去的背影,青姿喊了一句:“师姐,若是你不愿意独自去烟火堂,就等我回来的时候给你打包一些回来!” 宁因停下脚步转身朝她一笑道:“不用麻烦了,我自己去随便吃点就行。

” 青姿连连摆手道:“不麻烦不麻烦,师姐你喜欢吃辣,到时候我打……打听看看有什么特色辣菜给你打包回来!” 等到了山门口时,时朗已经等在那里了,看到她过来,朝她招了招手,“你可算来了,我还以为我又扑空了呢!” “又?”青姿疑惑地看着他。

“对啊,昨天我去落英殿等你,结果仙云长老说你在忙,没空赴约。

” ……她是挺忙,都忙了一个晚上! “少主赏脸邀请,我哪能拒绝呢?昨天确实是有事耽搁了,抱歉!”青姿无论说话还是行为举止都落落大方,丝毫看不出来她是混迹于市井小巷的流浪儿。

时朗表示理解,“在堂堂辞大宗师的座下做弟子确实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不过今天没事了,你可以跟我们一起在外面好好玩玩!” “少主有什么好的去处?” “不必叫我少主,叫时朗或者朗少都行!老是少主少主地叫得我都别扭!”时朗是真把青姿当做朋友看了,不愿意听到她口中那生疏的称呼。

青姿笑了,这家伙一点都没有变。

“好,朗少,这么叫你可以了吧!” 两人在这边谈笑,远处一直等着他们过去的两个狗腿子大声喊道:“老大,快点吧,再不去,该没有位置了!” 时朗回头就是一句:“催什么催,老子堂堂昆仑山少主,去了还怕没位置吗?再说了,老子早就在那里订桌了,随时都能去!” 被他一通吼,那个跟班顿时不敢再说什么,只得老老实实的在那里等着。

留仙居是昆仑山下远近闻名的酒楼,里面的饭菜虽然比不上昆仑山的烟火堂,却也是一绝,在俗世中久享盛誉。

留仙居不仅菜好酒好,它的整体设计也非常奇妙,在外面看起来平平无奇仿佛与别的酒楼并无二致,可是一进去就会发现其中的玄妙。

它的里面没有角,整个周圈都是光滑的弧面,下面的客桌以八卦之姿摆放,正中间是一个圆形的舞台,舞台周围隔了一层如水般的光幕,中间便是一群舞姬在台上舞蹈。

时朗订的位置在三楼的雅间,视野开阔,不仅能看到下方的表演,还可以透过窗户看见外面大街上的情景。

刚一坐下,时朗就大手一挥点了这里所有的招牌菜,因为是在甘蜀交界,辣味居多。

点完之后想起青姿不吃辣,便将菜单交给她让她自己点几个愿意吃的菜。

因为有前世的记忆,青姿自然是不会跟他客气,熟练的翻开菜单,准确地指着上面的菜名道:“玲珑宝塔肉,红烧狮子头,金玉满堂,上汤娃娃菜,这些先给我上上来,然后辣子鸡丁,水煮肉片慢点做,我要打包带走!” 看着她如此熟练地一口气喝成,时朗看她的目光顿时变得惊奇。

在知道她被辞月华收为弟子之后他便私底下查过她的来历,自然是知道她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街头流浪儿,但是从她进入这个酒楼再到现在点完菜,这一系列的动作和表情却并非一个没有见识的流浪儿该有的,难不成是他的消息有误? 他本身也就不是一个藏得住事的人,便直接开口问她:“兄弟,你来过这家酒楼?” 她自然是不能说来过,这种东西找人一问就问出来了。

不过她也不惧,来之前她就已经想好说辞了青姿苦笑一声,两手一摊道:“朗少,你看我这个样子像是能来的起这种地方的人吗?” 时朗嘿嘿一笑道:“确实是不像,不过我看你同别人不一样,但凡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的人无一没有被里面的景色吸引,而且我看你点菜那动作仿佛像是已经在这里点过不下百次菜一般,心下便有些好奇。

” 青姿轻笑一声,“其实也没有什么好奇怪地,不过是我做流浪儿的时候喜欢到处听到处跑罢了。

这家留仙居声名远扬,我自然也是听过的,便大感好奇在这里偷看过不下十次,点菜这么利索也不过是因为我从前吃不饱饭,便喜欢听别人报菜名,听的多了自然就记住了。

” 青姿说的云淡风轻,时朗听在耳中却觉得很不是滋味,他不是没见过乞儿,也会偶尔给他们一些打赏,但是终究觉得他们的世界离自己很远很远。

现在听青姿这么说,他才觉得感慨颇多,即便她说的轻描淡写一笔而过,但是却也不难想象她曾经过得是什么日子。

衣不蔽体,食不果腹,朝不保夕,颠沛流离,同出生就含着金汤匙的自己有天壤之别。

他仿佛看到了一个乞儿紧裹着衣不蔽体的破烂布条,一个人蹲在留仙居门外的小角落里一边拿眼睛偷偷往里瞧,一边闻着里面的饭菜香味,听着五花八门的菜名,不停地吞咽着口水。

若是青姿听到他心里的想法必然会翻着白眼呵呵两声。

她哪里会来留仙居这么高大上的地方蹲墙角,那和找死有什么分别?不过想起那些岁月,她的心里好像已经没有了什么波澜,仿佛已经如过眼云烟,随风飘散了。

突然一道拍桌声响起,青姿看过去就见时朗目光带着隐隐的宽慰道:“以前的事情都过去了,如今你加入了昆仑山就是我昆仑山的人了,以后再也不用受那些苦了,你如今也是有家的人了!来,为了你的新生,干一杯!” 青姿端起酒杯朝他一碰,干净利落地一饮而尽。

“兄弟好酒量!”时朗见她喝的如此飒爽,眼里划过一丝赞叹,忙拍手叫好。

“朗少不必兄弟兄弟的叫我,我叫青姿,以后叫我名字就好了!” “好,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哈哈哈!” 下面的表演引来一片叫好声,青姿却没什么心思去观赏,将注意力都放在了食物上。

突然不知道什么原因,她下意识地朝外看去,已经暮晚时分,街上灯光四起,光辉灿烂,各种杂耍小吃与玩具摊贩都在高声叫卖,然而吸引青姿目光的却不是这些,而是方才空中匆匆掠过的一道身影。

“你在看什么看的这么入神?”时朗见她定定的往外瞅,也好奇地看了一眼,然而什么也没看到。

青姿回过神来,夹了一筷子菜,状似无意地说了一句:“没事,就是方才看到一道身影飞过,看着挺眼熟,还以为是师尊呢!” 没想到时朗听她这么说反而煞有其事地点点头道:“很有可能哦,算算时间,他现在应该是该回去了。

” 青姿挑眉,“他不在山上吗?” -十大专家杀号 双色球欢迎你!

本文来源:http://www.aiyayasp.com
本文作者:DCB